全国党建网站联盟

当前位置:惠州组工通讯录>电子期刊

其他

东江红都革命历史概述(二)1

文章来源:《东江红都历史记忆》     时间:2017-12-15

建立苏维埃

在中共东江特委和东江革委的安排指导下,117日,高潭圩下圩埔举行了上万人参加的群众大会,隆重纪念俄国十月革命10周年。这次大会激发了广大农民的革命热情,传播了马列主义的革命道理。晚上,在黄家祠召开高潭区工农兵代表大会的预备会议,通过了由黄星南等人组成的大会主席团,还拟定了大会的议程。8日,为悼念半年前牺牲的高伟等烈士,高潭数千民众在下圩埔举行追悼大会,安葬烈士骨骸,群情激愤,一致表示要为烈士报仇。

接着两天,在黄家祠隆重举行由各乡、各阶层选出的近百名代表出席的高潭全区工农兵代表大会。会场大门用彩花和树叶妆扮并悬挂大红灯笼,鲜艳的红旗在旗杆上高高飘扬,场内贴满标语和用十字牵线贴着三角彩旗,主席台中央挂着马克思、列宁的画像和国际旗。东江特委、东江革委和红二师均派代表到会祝贺。会上讨论了《镇压反革命》《关于没收分配土地》《妇女解放问题》等提案,选举产生了高潭区苏维埃政府组成人员:黄星南、黄奋分任正、副主席,张佐忠、黄伯梅、马子荣、黄子琦、罗炽卿、江梅、罗玉燕、朱云石、钟金凤、黄潭贵等任委员。

11日,在下圩埔召开万人大会,由黄星南主持并宣读《高潭全区工农兵代表大会宣言》,正式宣布高潭区苏维埃政府成立。接着公布了《关于没收分配土地》等各项决议案,还公布了《关于高潭圩新街、老街分别命名为‘马克思街’,和‘列宁街’的决定》。东江特委和东江革委的代表到会宣读了贺词并发表演说,各界群众代表也宣读了贺信。与会群众首次齐声喊出了“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大会在《国际歌》歌声和枪炮齐鸣的欢腾声中结束。晚上还举行提灯游行庆祝活动,盛况空前。高潭区苏维埃政府成立后,高潭农民武装改为赤卫大队,由黄伯梅任大队长,张佐忠任党代表。还建立中共高潭区委,由黄星南为书记。区妇女会、工会、商会、学联会等群众团体,亦相继得到恢复和发展。各乡相继建立乡苏政权或联乡办事处,领导农民焚烧地主的田契并没收土地和浮财,开展破除封建迷信、禁烟禁赌等活动,还镇压了一批反革命分子。

不久,陆丰、海丰、紫金等县亦相继建立县苏维埃政府。正当蒋汪勾结在中国实行白色恐怖的时候,东江特委领导了在全国率先建立苏维埃政权的第一次实践,标志着东江地区土地革命进入了高潮时期。

19271211日,广州起义爆发,失败后起义军余部1000多人在花县整编为工农红军第四师(简称红四师),在师长叶镛、党代表袁裕率领下向东江转移。消息传来,东江特委下令中洞军装厂赶制军服,并准备各种物资和派人接应。19281月初,红四师经从化、龙门、河源到达紫金,活捉了紫金县长丘国忠等人,并在龙窝和红二师派出的第五团会合,击败了张发奎截击的反革命军队,进入炮子圩休息三天,然后进入高潭,沿途受到农民群众的夹道欢迎,伤病员被送到中洞红军医院治疗。红四师全部换发新的军服,开到海丰县城。红二、四师在东江胜利会师,加强了东江地区的红色武装力量。

为巩固苏维埃政权,扩大红色区域,东江军委召开军事会议,下令红二、四师分头至潮普惠和紫金、五华等地发展暴动。1928年春节期间,红二师第五团一个营在高潭赤卫队配合下围攻江达三老巢松茂楼,20多天才攻下,但江达三逃走。红军派出一部分兵力解放了南岭圩,缴获不少物资送回中洞。高潭圩连日来召开群众祝捷大会,慰劳在战斗中流血流汗的红军战士。为了彻底执行区苏政府关于坚决镇压反革命分子的决议,高潭赤卫队派出武装队员帮助群众到乡间搜捕反革命分子,并予以镇压。

2I5日,东江革命委员会在海陆惠紫边区举行慰劳红军周活动。一连七天,高潭民众敲锣打鼓,挑着各种食品,抬着肥猪到中洞慰劳红军和伤病员。舞狮班也来了,咚咚的鼓声震响着山谷,使活动高潮接连不断。东江特委还号召青年参加红军,颁布了具体而详尽的《红军优待条例》,明确拥军优属的革命实质。高潭区苏维埃政府积极响应号召,动员青年农民、工人参加红军。

“围剿”

东江各地苏维埃政权的相继建立,惊动了国民党南京政府,为了摧垮红色政权,国民党派出几个师的兵力,分四路先后进犯海陆惠紫苏区。在大敌压境恶战来临的危急时刻,高潭区苏维埃政府发出了号召,动员全区民众拿起武器,积极配合红军作战。高潭民众高唱着“慷慨离乡井,从容上战场,血花开主义,情泪湿衣裳”的战歌,纷纷起来作好抗击敌军的准备工作。

2月下旬,红四师300多人配合赤卫队在陆丰县境内英勇抵抗东路进犯之敌,最后为保存实力实行撤退。敌余汉谋部迅速占领陆丰县城,并切断陆丰苏区和中洞根据地的联系。31日,余汉谋部一团兵力和保安团攻占公平镇,形成了对海丰县城的包围,切断高潭根据地的对外联系。之后,配合南路进犯之敌攻占海丰县城。

同时,国民党军队从西、北两路向高潭进犯,其中西路陆满团1000多人在泔溪一带受到赤卫队的顽强阻击,因敌强我弱,泔溪失守。高潭区苏机关撤出高潭圩搬到水口大夫第,向中洞撤退,高潭圩被攻占。红二师和赤卫队在紫金县南岭一带抗击国民党黄旭初所率北路进犯之敌,与敌军展开激战,损失较重,退守磜头坳,318日,敌第七军黄旭初师攻打中洞,战斗进行了三天,中洞失守,红军和驻中洞各机关人员撤至岩石一带山嶂。

后数月,国民党军队以黄旭初师为主,配合民团多次进犯高潭,高潭各乡尤其是中洞一带遭到敌人严重摧残,大批群众被杀和被迫转移上山,或流落他乡。为了保存实力,东江特委决定分散红军,将红军战士编入群众家中隐藏,每户一至三人。

在国民党军阀对高潭进行反复“围剿”的同时,地主民团以江达三为首组织“清乡剿共委员会”,江达三自封为主任,疯狂叫嚣:“杨梅水、中洞一带要统统杀绝,换过人种。秆扫头也要过三刀!”邻近的宝口、马山等地反动分子也组织抗红队。清乡剿共委员会成立后,在高潭圩周围建墙种栅筑炮台,并配合国民党军队搜山杀人,下乡劫物,实行残酷的“三光”政策。高潭圩新街建起了劏人房,下圩埔成了杀人埔。仅一次就杀害30多名红军和群众。许多红军战士和赤卫队员被捉去割肉生劏,膝头钉竹钉,被活活折磨而死。有的红军在山上被捉后,给砍去手脚,推到山窝里,在痛苦中慢慢死去,或被喂野兽。高潭不少群众被迫离乡出走海陆丰,或飘洋过海到南洋。

年底,面对敌人的疯狂屠杀,高潭区苏维埃政府在陆丰激石溪召开秘密会议,决定疏散人员至外地或南洋,未暴露身份者则隐蔽活动,埋好枪支,定期碰头。区苏领导人黄星南、黄奋、张佐忠等先后出走外地。留在高潭的红军和民众上山躲藏。

残酷考验

高潭苏区虽然遭受国民党军队和民团多次的残酷“清剿”,但革命的火焰没有熄灭。隐蔽下来的红军战士和赤卫队员挖出埋在地下的武器,组成三五人的战斗小组,在山上继续坚持艰苦的斗争,他们既要躲避敌人的搜捕,又要寻机袭击敌人。朝客乡园潭村赤卫队长刘进先,多次一人在崎岖山道伏击过路的国民党军队,先后击毙多名敌军,被誉为孤胆英雄“园潭进”。

1929年春夏,高潭区赤卫大队长黄伯梅,在中洞的山坳里,组织起一支30多人的人民武装队伍,专门打击敌人。78日,黄伯梅带领武装队伍在与海丰交界的石山嶂伏击护送物资的敌警卫队。接着袭击灰窑头黄羌乡长钟金裕石头棚等地的地主民团。分散到各家掩蔽的红军战士,纷纷回到中洞加入队伍,拿起武器和敌人战斗。

1929年秋,国民党军阀内争,形势趋缓。经东江特委批准,在中洞成立了由彭桂任团长的红十一军四十九团,驻扎在高潭的为第一营,营长黄伯梅。红四十九团以中洞、大安洞等地为据点,先后在黄羌、梅陇等地乡村袭击地主民团,多次打退国民党军队的“围剿”。红四十九团在战斗中不断发展壮大,在中洞恢复了伤兵处、修枪组等后勤机构。

122日,正尾乡塘窝村农民朱观贤拿着红四十九团伤兵处张子洪医生所开药单,到高潭圩陈和生药堂拿十剂退火药,被在药堂抽鸦片的民团头目罗楚平等认出字迹。朱观贤随即被捕,但他在严刑下誓不招供。江达三命罗楚平带领数十个民团队员,在傍晚时分到达塘窝村包围了朱观贤的家。在此秘密碰头开会的区苏工作人员黄北旺、杨海南、罗发等奋力抵抗,后因枪支爆炸,民团攻入,杀害了黄北旺、杨海南以及朱观贤全家,这就是酿成“九尸十命”的“塘窝惨案”。

暴行激怒了红四十九团指战员。彭桂和黄伯梅带领红四十九团第一营为主力,于19日晚包围高潭圩。数月后,生擒黎汉光,缴枪百余支。

之后,高潭区苏维埃政府迁回高潭圩,谢锡灵任主席,恢复公开活动。高潭苏区在红四十九团协助下,清除了境内的地主民团势力,形势好转。高潭区苏维埃政府领导群众恢复生产,重建家园,配合红四十九团作战。

19301月,国民党驻海丰军队500多人前来进犯高潭苏区,被我军打退。从4月开始,红四十九团主力奉命东进出击潮普惠,和四十七团在潮阳林招地区消灭敌一个团。国民党海丰联防大队乘红四十九团离开高潭,派兵进占高潭圩,在各处圩门和险要处筑起碉堡,并伺机进犯中洞。7月间,红四十九团从潮普惠返回后,由彭桂率领包围了高潭圩,一面用火力牵制敌人,一面挖地道用炸药将碉堡摧毁,肃清了企图顽抗的敌军。这一仗,解除了对中洞的威胁,恢复了海陆惠紫边区重要的交通线,极大地鼓舞了工农群众的斗志,其声势威震东江。至次年春,红四十九团发展至1000多人,部队主动开辟战场,出击攻打紫金龙窝圩和三打洋头圩,并再次出击潮普惠,保卫大南山革命根据地。

同年夏,红四十九团和四十六团、四十七团先后奉命开来中洞休整。51日,经东江特委批准,三个团联合整编为红军独立第二师,四十九团编为第一团,由彭桂任师长兼第一团团长,黄伯梅任副团长。在中洞大沙坝召开了海陆惠紫各县派代表参加的几千人庆祝大会,部队举行会师检阅,这样的检阅在中洞属第一次,在群众中反响强烈,为之振奋。晚上请来戏班演出地方戏剧,燃放鞭炮,热闹异常。

经过一段时期低潮后,革命形势又高涨起来,浓厚的革命气氛笼罩着高潭苏区及海陆惠紫边区。国民党反动派对高潭苏区的再次崛起,如鲠在喉,欲除之不可。因此,一方面派兵严密封锁和围攻高潭苏区,企图在军事上打垮红军和农民武装;另一方面采用极其毒辣而又非常秘密的特务手段残害红军。

8月间,高潭区苏维埃政府主席谢锡灵被捕牺牲,朱远平继任。9月,东江苏区执行广东省委指示进行“肃反”,这期间,彭桂被诬为AB团而调至大南山学习,把第一团交师政委黄强负责。由于执行省委的错误指示及国民党派特务破坏,红一团内部大批共产党员和骨干分子被诬为AB团加以杀害,黄伯梅亦难以幸免,惨遭杀害。

19321月,彭桂奉东江特委命令回到第一团主持工作,但第一团元气大伤,战斗力锐减。东江特委亦派朱炎到第一团任政委,协助彭桂整顿第一团,但短时间内第一团元气难以恢复。

同年春始,在蒋介石大举进犯江西中央苏区的同时,广东国民党军队也加紧派兵进攻海陆惠紫边区,实行反复“进剿”“清剿”“屯剿”的“三剿战略”。尤其是在高潭不准农民在原来村庄居住,必须在指定的高潭圩附近地点搭大茅寮集体居住,以便看管,用“强迫拆寨”“集体移民”的手段,将农民和红军分离。并联合江达三民团和海陆丰保安团在高潭圩、杨梅水、中洞等重要地方派驻重兵,实行山山驻兵、路路设防、严密封锁、长期围困的办法,欲把第一团饿死、困死在大山嶂里。第一团还未整顿和恢复,就遇到了更加险恶的斗争环境。那些以前能够从中给予红军支援的村庄已不见一个人影,找不到一颗粮食。在这处境极其险恶和生活条件极为艰苦的时期,钟超武、江金英、宋龙等人先后背叛革命,带着几十人枪逃离第一团去当土匪或投向敌人。彭桂和朱炎带领战友不仅要和全副武装的敌人作斗争,和艰苦的生活条件作斗争,还要和一些叛变行为作斗争。在这样的情况下,坚持革命,继续战斗,如果没有特别坚强的革命意志和对党的无限忠诚,又怎么能够做得到!

1933年春,国民党军队骆秀理(又名骆麻包)、刘寿南率两个团前来“围剿”高潭苏区,搜山屠杀革命人员和群众,第一团经过英勇顽强的战斗,由于敌众我寡,损失较重。期间,区连队钟荫初、钟汉初(均是紫金南岭人)下山叛变投敌,并带敌军到杨梅水、中洞一带搜山捕捉在山上坚持的红军和群众。

4月间,朱炎率领第一团余部到紫金交界的丰隆山与敌军作战,红军战士英勇顽强,敢于牺牲,在战斗中击毙了国民党军队副团长黄英。后来由于区连队长钟汉朋暗中投靠敌人,致使朱炎在战斗中牺牲。红军战士虽然失去了领导人,但仍顽强地抗击敌人。最后在中洞坚持战斗的部分红军不得不退至激石溪,剩下50多人。为保存革命火种,只好再次分散活动。

由于国民党军队一再出动重兵“围剿”高潭苏区,发出“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人”的叫嚣,实行残酷的弃青留赤的“三光”政策,凶横残暴血洗无辜人民,致使高潭区苏维埃政府遭到严重破坏,群众遭到屠杀和迫害,有家不能归,纷纷逃往外地。高潭和附近地区纵横六七十里的山区成为空心地带,尤其是中洞、杨梅水一带山区,不见一间房屋,不见一个人影。中洞原有上千人口,几年来遭到血洗和迫害,最后只剩下200多人躲藏在乌坉岩石的大山嶂或流落他乡才幸免于难,几乎家家有亲人被杀害,160多户被全家杀绝,七八十座房屋全部烧毁,财物抢劫一空。泔溪乡被杀害和抓走300多人,30多户被杀绝,抢走耕牛170多头,高潭全区被杀绝412户,被烧房屋8000多间,被杀害人员达2868人,这还不包括红军中牺牲的人员。

513日,彭桂带一个传令兵和军医马克训到海丰埔仔洞寻找粮食,被叛徒马克训杀害。第一团失去主要领导人,人员失散,坚持了六七年之久的高潭区苏维埃政府遂于5月间结束了全部活动。

高潭区苏维埃政府主席朱远平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中,潜回泔溪担任乡党支部书记。在广东党组织受到敌人严重破坏,停止活动的几年期间,泔溪支部朱远平、朱正光、钟伟强、钟李仁、钟金娘共五位党员仍然在牛栏窝村山里坚持活动,做到支部不散。在四年多的时间里,朱远平先后四次到淡水、香港、揭西、河田等地寻找上级党组织,均未找到而返回,但支部在朱远平领导下一直坚持到1939年秋,方与上级党组织派来的黄育光(黄琴)取得联系,恢复活动。

上一篇: 深刻把握城市基层党建面临的 新情况新变化新要求

下一篇: 东江红都革命历史概述(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