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党建网站联盟

当前位置:惠州组工通讯录>电子期刊

其他

“平民将军”练演雄

文章来源:《惠州抗战英雄故事》第105-110页     时间:2019-12-20

他深得粤军总司令陈炯明的器重,官至旅长,屡建奇功,人称“练将军”;陈炯明背叛孙中山,他毫不犹豫,甩掉“将军帽”,辞职回乡,成为一介平民。然而,他的故事还远远没完,当他满头白发时,面对气焰嚣张的日本侵略者,他还在他的农村老家续写着他的人生传奇,被乡亲们亲切地称为“平民将军”。他,就是惠阳县谟岭村的练演雄。

“背叛革命我不干!宁可回家种番薯”

谟岭村位于惠阳县东部的白芒花山区。练演雄就出生在这里一户贫苦农民的家里。莽莽山林,磨练了练演雄大山一般果敢、刚强的性格。虽然他身材瘦小,却腰板笔直,结实精壮,浓眉下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时常会透出坚毅的目光。18岁那年,练演雄考入了广东陆军速成学校,在偏僻的谟岭村引起了好一阵轰动,乡亲们奔走相告:“练家大儿子考上军校啦!”“我早就看他很有出息,以后肯定会做大官哦。”“要是练演雄做了大官,看谁还敢欺负我们谟岭村!”……

不知不觉,练演雄走上了革命的道路。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他参加陈炯明、邓铿率领的循军,在淡水起义,光复惠州。练演雄精明善战,骁勇无敌,从军不久就深得陈炯明赏识和器重,提拔为旅长。1920年,奉孙中山的命令,练演雄率部攻打盘踞在淡水、平山一带的桂军,屡战屡捷,功绩赫赫。在革命的路上,练演雄是越走越远,平步青云,昂首得志。但是后来,陈炯明背叛孙中山,命令部队攻打总统府,要捉拿孙中山。练演雄深恶痛绝,他斩钉截铁地说:“要我背叛革命,我绝不干!宁可回家种番薯。”他说到做到,坚决辞职,脱下军装,背起行囊,回到了谟岭村。

小山村开起了榨糖厂

低矮的草房、面黄肌瘦的乡亲……家乡贫穷落后,民不聊生的景象,刺痛着刚回到家乡的练演雄的心。“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家乡的同胞们受苦受难,自己却故作高雅呢!”练演雄痛苦地想。“我一定要改变家乡的面貌!”他暗暗下定了决心。

1937年春天,同族的兄弟练金材在广州中了彩票头奖,奖金高达18万元。练演雄得知后,便马上亲自到广州去找到了他。练演雄苦苦地哀劝,说家乡经济落后,交通闭塞,进出十分不便,乡里的经济难以发展,希望练金材能够捐建公路,不要一个人享福,要造福家乡。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练金材被他的热情深深地感动了,最后答应将彩票奖金全部投入到家乡的建设中。除此之外,练演雄还经常到附近各个地方去寻找热心人士进行募捐,有时候钱硬是凑不够就自己掏腰包,久而久之,他半生的积蓄都差不多全部献给了这小小的山区。

有了资金,公路很快就建起来了。公路连接着淡水、白芒花和平山。建成的第二年,练演雄就购置了一批客货车,成立了一间运输公司。这个仿佛被世间遗忘的山村,终于有了一点生机。还不止如此,练演雄将走出家乡所学到的都回馈给了这片生育他的土地,他组织成立生产合作社,种植甘蔗、生产蔗糖,告诉村民们什么是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又引进消费合作社,经营日用百货公司,便宜又实惠,村民的生活终于大大改善了。

一个小小的山村,慢慢变得有声有色起来了,生产合作社还购进了几台榨糖机,开起了榨糖厂,方圆好几里的各个村,都把甘蔗往谟岭村送。谟岭村以此为业,家家生活虽说不上富裕,可也足以安康乐业了。看着家家户户都其乐融融,练演雄也安心了,尽管白了双鬓,可他却笑得更开心了。

 “一天不把鬼子赶走,我们的生活就不得安宁!”

好景不长,天意弄人。19438月的一天,一场突如其来的袭击,一番无情的轰炸,一群让人深恶痛绝的侵略者,将多年来谟岭村人的心血付之一炬,让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这本该是普通的一天,有着八月的闷热,也有着往日的忙碌。大清早起来,天空万里无云,显得格外蓝,合作社门前已经挤满了一伙村民。他们有的在货车上卸下运来的货物,有的将新鲜榨出的蔗糖搬上来取货的货车,有满身疲惫刚下夜班的工人,也有迎着朝阳生气勃勃赶去上班的伙计。人来人往,一片繁忙的景象。

在人们各自忙碌的时候,远处的天空隐隐传来一阵噪音,声音越来越大,“嗡嗡嗡”地刺入村民的耳朵。突然,天边出现了几个小黑点,地上人们的目光全被吸引过去,不一会黑点就来到了头上,村民们被吓得目瞪口呆,原来那是鬼子的轰炸机!

村民都知道大事不妙,“鬼子来啦,快躲起来!”慌乱中不知道谁吼了一句,村民们一听,扔下手里的东西,向四处隐蔽的地方跑开去了。说时迟那时快,“轰!轰!”一连串炸弹就在人们身边炸开来。鬼子显然是有目标、有预谋而来,合作社正中被炸了个大窟窿,十几辆货车被炸得七零八碎,燃烧成一片火海,地面坑坑洼洼,黑烟弥漫着谟岭村。

村民都死死地趴在地上,吓得动都不敢动,小孩子更是被吓得泣不成声。人们都提心吊胆,害怕不知道从哪里又掉下来一颗炸弹,但是过了很久都没有动静,原来鬼子的飞机早已飞走了。

鬼子走了,谟岭村剩下的只有一片狼藉。三四个乡亲不幸被炸死,还有十来个村民受了伤。除此之外,还让他们心痛的是,这些年来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营生,全都被黑烟带走了,不少村民急得眼睛都红了,可却没有一点办法。

正当他们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练演雄赶了过来。乡亲们看到练演雄来了,就好像大海中抓到了一个救生圈,赶紧围了上去。

“练将军,鬼子偷袭把村里给炸成这样了!”

“练将军,有好些乡亲受伤了,你快救救他们呀!”

“练将军,东西全没啦,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呐!”

“练将军……”

各种各样的声音涌向练演雄。其实,他远远走来看到这景象,又何尝不悲愤不痛心!现在空气中弥漫着的烟尘都是他为谟岭村付出的心血。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害怕,不能倒下,现在村民们的希望都在他身上呢。练演雄清了清喉咙,找了一处高地大声说道:“乡亲们,不要自乱阵脚,救人要紧。快把受伤的乡亲们送去医务所治疗。”有了练将军的号召,乡亲们开始定心,七手八脚就把伤员抬到医务所去了。

绕着那片废墟走了一圈,练演雄的心简直像被狠狠地割了一刀。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经营出来的这方土地,被鬼子不费吹灰之力就摧毁了,那里面可是有一整村子人的心血啊!放眼望去,血迹斑斑的土坪上,是一张张悲伤的面孔,眉眼间都是无奈和失望。这时练演雄猛然醒悟:“国难当头,我们又怎么可能躲在这个小山村过世外桃源的生活呢?一天不把鬼子赶走,我们的生活就不得安宁!”

虽然有满腔的愤怒,可是练演雄还是冷静了下来,慈祥地拍拍乡亲们的肩膀,安慰他们:“父老乡亲们,国难当头我们更是要团结!运输公司和合作社没了也不要绝望,往后,家里还有田地的,就先耕田种地,保证我们村子可以自给自足。没有活干的,就到我的矿石公司干活吧!”

秘密购买炸药和西药

自从村子被轰炸过后,练演雄就更加关心抗日的情报了。有时候听到鬼子嚣张跋扈的消息,他简直恨不得自己披甲上阵,把小日本杀他个片甲不留。可是岁月不饶人,转眼间自己都已经年过半百,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战无不胜的沙场将军了。

这一天,练演雄和往常一样回到家,喝过一碗热茶后,纳闷地嘀咕着:“最近怎么总是不见三弟四妹啊?”

妻子接过他手中的碗,说:“三叔四姑这俩人,最近可勤快了!每天一大早就往墟上跑,去贴传单搞演出,说是为了抗日,有时忙得连饭都没有回来吃。”

练演雄听了心里乐滋滋的,原来自己老了,但还有人替自己去出这一份力!就在这时候,练仁昌、练锦华两兄妹急匆匆地回来了。

一见到练演雄,练仁昌迫不及待地说:“大哥,我们可算找到你了!”还没等练演雄反应过来,妹妹练锦华又补了一句:“我和三哥要去参加抗日游击队,就差你同意了!”

练演雄不禁笑出了声,乐呵呵地说:“抗日救国是好事,在民族大义上,我怎么会不同意!”他稍微停了一下,突然严肃起来,“只是,参加游击队不比抗日宣传,你们可要荷枪实弹地上战场,会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人知道,考虑清楚了吗?”

谁知道弟妹两人此时比他更严肃,斩钉截铁地说:“大哥,我们考虑得很清楚了!村子是乡亲们的命根,我们怎么可能坐以待毙,由得鬼子胡作非为!就算要流血牺牲我们也不怕!”

“好!不愧是我们练家的子孙。以后有什么需要大哥帮忙的尽管说,我一定支持你们!”练演雄激动地站了起来,坚定地看着兄妹俩,不停地点头。

过了不久,练仁昌兄妹俩到了稔山,加入了叶基领导的抗日游击队。而从那以后,练演雄就无时无刻关注着那一带游击队的消息,心里头时常惦记着弟弟和妹妹。一天傍晚,在凌坑矿石公司上班的练演雄突然收到一封匿名信件,打开一看,原来是弟弟练仁昌暗地里寄过来的。信中说,稔山的游击队受到了日军、伪军和顽军的夹击封锁,物资供给严重短缺,特别是缺少治疗的药物,有很多受伤的战士都得不到及时治疗。这次写信是想要借助凌坑地处偏僻山区的有利位置,将伤员转移到这里来治疗。

看完信件后,练演雄二话不说就接受了,过了没几天就自己出资,购买了一批新的病床,运进了一大批短缺的用药,还特地增加了几名医生,把矿山医务所扩大专门给游击队员疗伤使用。

不仅这样,练演雄还利用矿石公司的关系,秘密购买了炸药、西药和军需用品,通过弟弟练仁昌,无偿送给叶基游击队。游击队的领导每次来拜谢他,他总是挥挥手说:“我年纪大了,不能和你们一样亲手打鬼子,我能做的也就只能在背后支持你们了。”

到了后来,谟岭村也组建起自己的游击队。为了号召大家参加游击队,练演雄经常在村里给年轻人演讲,他最常说的就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们只有团结起来,才有希望打败日本鬼子,只有鬼子走了,我们才能真正的安居乐业啊!”他不仅演讲,而且还亲自指导队员训练,给他们上军事课,将多年来打仗的经验传授给他们。

这时,练演雄已经满头白发了,但他的一字一句依旧是那样铿锵有力,他的一招一式,仍然带有当年将军的风范。乡亲们纷纷说:“练将军人老心不老,只要练将军在,白芒花的抗日活动就不会停止,安居乐业就有希望。”